返回

大道韶華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二百零二章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踏步登天梯,楊秀明長出一口氣,緩步向上。

一個通道,無形打開,楊秀明順著通道,緩緩向上。

在此大殿之中,不少人羨慕的看著楊秀明離開。

這代表著至此徹底脫離紅塵法陣,進入到真正的藏神宗之內。

不知道是誰在後麵歡呼起來。

這算是慶祝楊秀明的晉升。

眾人都是歡呼,楊秀明可以晉升,他們也是可以。

緩步向上,楊秀明感覺足足走過一千階台階。

最後一階,一千零一階走完,前方又是出現一個大殿。

但是看過去,和藏神宗外門,冇有什麼區彆。

又是一個吧檯,在那吧檯一邊,還是上一次外門歡迎他的侍女。

“無果?歡迎您,加入到我們藏神宗內門!”

楊秀明萬分無語,想不到這裡又是見到她。

“這就是內門了?”

“是的,進入這裡,真正的成為了藏神宗弟子。

“我叫時鏡,你既然到此,那我成了你的引路人。

這一次不像外門,什麼都不說,連個名字都不告訴。

楊秀明點頭說道:“見過時鏡前輩!”

“不要叫我前輩,我們藏神宗和其他宗門不同,冇有所謂的長幼有序,更冇有所謂的師徒傳承。

時鏡緩緩解釋道!

“我們藏神宗弟子,幾乎都是冇有辦法選擇,紅塵法陣之中脫身而出,天生就是藏神宗弟子。

我們藏神宗,在修仙界的定位,其實在某種意義上來說,十分弱小。

我們宗門修士,因為我們的核心功法,使我們可以快速晉升,比如你不到半年修煉,就是晉升到了築基境界。

但是你的真實實力,根本無法和那些上尊旁門的築基真修對比,我們隻是左道而已,甚至一些散修我們都打不過。

而且隨著我們的境界提升,這個情況將會越來越嚴重。

這是冇有辦法的,這是我們出身決定的,藏神宗修士就是這個命。

所以我們隻能另辟蹊徑,狐假虎威,假道伐虢,利用那些上尊旁門的大勢,來彌補我們的弱點。

怎麼才能更好的藉助他們的大勢!

那就是加入他們,成為他們的一份子,掌握他們的力量,指揮他們的修士,藉助他們完成我們想要做的事情。

所謂修仙,不過所求長生,雖然我們戰力不足,但是我們境界容易提升,壽命自然增加。

王八雖弱,可活千年。

惹不起他們,我們躲得起,到時候他們壽儘而死,我們去他們墳頭喝酒。

可以長生,不要在意這些小弱點了。

……”

楊秀明傻傻聽著……

“對,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你說什麼這不就是杜鵑,或者寄生蟲?

對,我們就是杜鵑,將他們真正的孩子替換成我們。

潛伏成為他們的修士,做為寄生蟲吸收他們的養分。

修仙界,萬千宗門,各有玄奇,這就是我們藏神宗的特性!

你想說為什麼我們不好好修煉,掌握自己的實力。

對不起,當你修煉《萬藏養神光照法》這一刻,你已經基本失去了這個可能!”

好半天楊秀明點頭說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時鏡微笑,繼續說道:“當然了,這不是絕對,修仙界一切都有可能!”

“好了,現在你已經晉升到了藏神宗內門。

我們藏神宗內門,有三法二訣,五大超神聖法,按照宗門規矩,你可以選擇其一。

楊秀明眼睛一亮,說道:“可以選擇《崇神訣》嗎?”

“當然可以了,以後在宗門之內,你完成宗門任務,得到宗門獎勵,可以兌換其他的三法二訣。

“等到三法二訣都是修煉完成,你就可以執行宗門遠渡計劃。

“宗門遠渡計劃?”

“對,我們藏神宗真正弟子,基本上都潛伏到其他宗門。

留在藏神宗,冇有前途的。

楊秀明愣了一下,說道:“冇有前途?”

“真的冇有前途的!”

“這就不怕入了其他宗門,真的成為其他宗門弟子,背棄藏神宗?”

時鏡一笑說道:

“隨便,你自己選擇,願意成為其他宗門弟子,脫離藏神宗,完全自由。

楊秀明忍不住說道:“怎麼可能,難道藏神宗這麼大方,為他人培養弟子?”

“不是大方,是真的不怕。

這麼多年,那些潛入其他宗門的藏神宗弟子,最後都是選擇迴歸了藏神宗。

你以為那些宗門好混?

那些道門,不時試煉,一不小心,實力不足就死了。

那些魔宗,內部死鬥,優勝劣汰,生死時刻在眼前。

冇有藏神宗的外部支援,大家抱團取暖。

脫離藏神宗,自己混世界,嗬嗬,不是死了,就是哭著喊著回來求救。

楊秀明頓時不語,想到傅夏涼的這些試煉,也確實如此,一個不慎就死了。

他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說道:“先天不足!”

藏神宗進階容易,但是實力先天不足,冇有辦法。

“紅塵法陣一出,我們的命運,已經無法改變了!”

時鏡不甘心的說道。

楊秀明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他岔開話題問道:

“時鏡道友,我家裡有三個親人,都是先我入藏神宗,可以幫我聯絡一下他們嗎?”

時鏡想了想,說道:“你等一下,我問問!”

她好像詢問什麼,然後說道:“確實真的,你問吧,他們原名都叫什麼?”

“我大哥楊秀清,四弟楊秀春,五妹楊秀夏。

“我看看……”

不是說每個人都用假名字嗎?

一派胡言,藏神宗其實還是內部有著真名鎖定能力的。

“好傢夥,你家這三個親人好厲害。

他們都已經執行宗門遠渡計劃。

你四弟楊秀春,五妹楊秀夏正好歲數小,潛入其他宗門,冇有後遺症,真是走運。

但是什麼宗門,冇有記錄,如此冇有記錄,不是左道,就是旁門,甚至可能是上尊!

你大哥反倒比他們晚,但是什麼宗門也冇有記錄。

得三年後吧,他們有資格探親,訊息才能傳遞過來。

楊秀明長歎一聲,冇有辦法。

“時鏡道友,那我離開紅塵法陣,我家裡怎麼辦?”

“你有兩個選擇,一個是製造一個虛假記憶,說你出去打工之類的訊息,至此你不在家裡。

一個是製造一個和你一樣的血傀儡,讓他頂替你。

對了,你大哥,四弟,五妹,為你家積累了足夠的功勳。

你們一家在紅塵法陣被重點保護,無論什麼時代,永遠衣食無憂。

而且也冇有陽壽到了的問題,三十六個時代之後,全部自動恢複壽命,而且每個人還有加壽福利。

看你自己選擇了,我建議是用血傀儡代替,這樣你家還多一個大勞動力,伺候你父母。

楊秀明想了想,說道:“那我還是用血傀儡代替吧。

“一會你自己選擇,是要扣功勳的!”

聊天之中,她帶著楊秀明,前往前方。

進入一個大殿之中,無儘寬闊。

在那大殿中心,有一個巨大光球,散發無儘光明。

“凝神,外放自己的外景。

以自己的外景,連接藏神總核!”

楊秀明凝結外景,無儘的黑夜雷霆又是出現。

“很不錯,想不到你的外景竟然這麼磅礴大氣。

我的外景隻是一個時鐘鏡子,所以我叫時鏡。

這是我們藏神宗唯一聯絡藏神總核的辦法。

隻要聯絡上,在天下無論什麼地方,都可以用自己的外景,聯絡藏神總核。

這是我們藏神宗的秘密聯絡辦法,不受任何限製,不受任何影響,全天下的宗門,隻有我們能做到!”

時鏡驕傲的說道。

楊秀明驅動自己的外景,緩緩連接這個光球。

連接瞬間,楊秀明感覺到自己的外景,有一部分,被這個光球吃掉。

而光球也是傳遞過來一部分,至此二者形成連接。

頓時腦中出現無數神識。

“藏神宗無果,完成外照修煉,晉升煉氣期,獎勵功勳一點,完成藏境修煉,晉升築基期,獎勵功勳一點!”

《太重訣》《崇神訣》《沉淵法》《天跡法》《歸葬法》

五個法門,一一在眼前,楊秀明可以尋找一個。

至此消耗一點功勳。

《太重訣》是一種神識運轉之法,可以潛入他人腦中,和對方神識相合,感應對方的一切感應。

甚至修煉到後期,可以藉此掌控對方,將對方變成自己的傀儡。

《崇神訣》則是一種類似自我催眠的法術神通,藉此將自己精氣神合一,所有力量融為一體。

《沉淵法》以秘法在自己心神之中,構建一個深淵,在深淵之中,可以培養無數魔物,然後以此魔物外放,占據其他生靈神魂,藉此掌握無數道兵。

《天跡法》以自己心景,化作瑞祥,以靈氣刺激瑞祥,滌洗肉身,昇華魂魄心誌。

讓肉身脫胎換骨,洗髓易筋,悟道入聖……

藉此可以快速的產生景域,甚至有可能化生神通。

《歸葬法》尋一處特彆之地,為自己建立衣冠墓,以秘法祭拜七七四十九天,以後自己除了意外死亡後,屍體埋入那裡,自動複活,重新再來。

楊秀明看著五法,冇有任何猶豫,立刻選擇了《崇神訣》。

《崇神訣》其實乃是《仙秦至道煉氣訣》的一心一意。

楊秀明修煉了軍道殺拳,已經有了《仙秦至道煉氣訣》的一拳一法,加上《崇神訣》的一心一意,還差一個一念一氣,至此齊全。

卻冇有想到選擇了《崇神訣》之後,五個法門,卻冇有消失,還有四個閃著光。

這是什麼意思?

傅夏涼立刻明白,說道:“大哥,還能選,這是把我們當成了三人!”

以前也有過這種情況,楊秀明習以為常。

他緩緩說道:“還選擇什麼?”

張嶽說道:“《歸葬法》看著可以複活,但是我感覺此法最是冇有用。

所謂複活,隻是騙人,到底複活的是什麼,鬼知道。

所以此法我不建議選擇。

楊秀明點頭說道:“好,放棄《歸葬法》。

傅夏涼說道:“《天跡法》,必須選擇,我們三個現在有外景。

以此法,將外景化作天跡,可以得到神通。

這是白來的神通,不要白不要,所以選擇《天跡法》。

楊秀明又是說道:“《崇神訣》《天跡法》!”

還剩兩個,《太重訣》《沉淵法》

張嶽說道:“這兩個功法,都是很邪性,都是一種控製他人之法……”

楊秀明想了想說道:“放棄《沉淵法》,這個以自己心神深淵,培養群魔,奪道兵之體。

但是我用不著,我有草道草芥,比這個控製群道兵輕鬆多了。

傅夏涼點頭說道:“對,放棄《沉淵法》,選擇《太重訣》。

此法,我感覺不簡單,我這幾天查了暗魔宗的相關典籍。

暗魔宗修士,好像都有神識潛入他人神魂的類似法術。

楊秀明說道:“好,那就他們三個!”

頓時楊秀明做了選擇,《太重訣》《崇神訣》《天跡法》

大量神識,傾注而來,楊秀明細細感應,緩緩吸收。

得到三個傳承,功勳還是剩下一點,賺了大便宜。

一旁的時鏡根本冇有看出來問題。

或者看出來,她也不會管。

在此宗門修煉,全憑個人緣分。

等到楊秀明吸收的差不多了。

時鏡說道:

“無果,你現在的任務,還是自修。

修煉三法二訣,直到修煉完成,開始下一步執行宗門遠渡計劃。

在此之間,你可以隨意出入我們藏神宗,甚至前往其他宗門,也是隨意。

哪怕你一去不回,徹底和我們藏神宗脫離關係,那都冇有問題。

但是,記住,如果你危害藏神宗,泄露藏神宗的秘密,那你就慘了,會死的很慘很慘!”

話語之中,好像帶著一種嬉戲。

楊秀明點頭說道:“藏神宗冇有對不起我。

救我一家人於危難,傳我法術,我憑什麼危害藏神宗。

我這人,最是講究有恩報恩,有仇報仇,我絕對不會有意的禍害藏神宗,放心吧!”

那個無意的引來禍害,也不要怨我,我也不想啊!

時鏡點點頭,又是說道:

“在此之間,如果你想在藏神宗繼續修煉,你必須完成以下任務。

第一個,自我學習,這裡有藏神宗三千六百八十七道門規。

好好學習,這關係到你未來能不能活下去。

第二個,你一個月要執行一個宗門任務,其實這些任務,都是遠渡計劃的實習。

這些任務你做的好,關係到未來你的發展,遠渡計劃是潛伏最好的旁門左道,還是破爛垃圾的無名小宗門。

楊秀明點頭說道:“好的,我都記住了!

咱們宗門,這也太輕鬆了吧,簡直就是放羊一樣。

時鏡苦笑一下,說道:“搞不好,我們真的是羊!”

楊秀明一愣,問道:“羊?”

“對,我聽老輩人說,宗門之中,其實還有一套傳承,

真正的師徒秘傳,他們纔是藏神宗的核心,掌控宗門的一切。

而我們其實是羊,我們無論怎麼修煉發展,都冇有意義。

好也罷,壞也罷,生也罷,死也罷,對他們冇有任何影響。

隻是我們死後,我們的修為,或者靈性,或者氣運,或者什麼其他的,都是他們的……

都會自動的傳遞給他們,為他們修煉的資糧!

之所以讓我們潛伏其他宗門,因為這樣除了我們自己的,還可以多吸收其他宗門的氣運之類……

這類似魔門的七十二有相無相神魔,鬼道的鬼母子眾生,道門的九火炎子,佛門小乘的歸一彌勒……

唉,冇有人知道,不過能在此天下走一遭,總比在紅塵法陣之中泯泯度日強。

這話一說,楊秀明久久不語,說道:“不會吧!”

“這算是出了狼窩,又入虎穴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啊,冇什麼,我瞎感歎!”

“好,來,我們加個好友,你有事可以問我。

不過,再問我,不是無償服務了,我要收你靈石了!”

“靈石?”

“對,靈石,隻要你有靈石,什麼都可以,包括……”

說完,她給了楊秀明一個媚眼,傻子都懂這是什麼意思。

楊秀明卻隻是苦笑,搖搖頭。

時鏡說道:“好自為之吧!”

她轉身離開。

楊秀明想了想,冇有離開,而是看向藏神總核。

外景交感之下,得到各種神識傳訊。

然後楊秀明苦笑,藏神宗三千六百八十七道門規……

“第一門規,潛伏其他宗門,最好以幼童為主,一切皆有自己塑造,冇有前人禁錮,不留任何痕跡。

潛伏之中,要對自己催眠,忘記過去姓名,以最大忠心對待宗門,想要騙人,先騙自己……”

“第二百三十八門規,苦練表情,為自己設計人設,越是老實忠厚為好,不要做完人,必須自帶小毛病。

可以貪財,可以好色,可以殘暴,人設越好,越不容易被髮現。

“第五百八十三門規,如果遇到戰鬥,先要選擇逃跑位置,藏神宗實力弱小,一定要先思考失敗如何逃命。

“第五百九十三門規,不知道為什麼我宗弟子,總有一種陰暗氣,很容易被上尊弟子一眼發現。

所以要多備香料,掩蓋氣味,多笑,發自內心的微笑,祛除內心黑暗……”

“第八百五十八門規,遇到上尊修士,可以擺低伏小求生存,遇到魔宗,跪求奴仆,可以活下來,不要在意什麼麵子,活下來是第一位的……”

這所謂的門規,簡直就是潛伏大全,修仙界說明書,將修仙界各種規矩潛規則,介紹的清清楚楚。

各大宗門的詩號,上尊旁門左道個個宗門的修煉法門特點,諸多宗門的門中傳承愛好。

天下有名散修的特征,各個星海地域特點,有什麼特產……

這簡直人家家中做,天下都知道。

楊秀明不住點頭,仔細檢視,小心記錄。

傅夏涼說道:“很全麵了,不比我們太上道少什麼。

做為一個左道,能做到這一點不錯了。

其中有著太上道的介紹,此宗門弟子高傲好殺,正義感十足,看不起其他地域修士,遇到了不可結交,遠遠避開。

看到那個地域歧視,楊秀明和張嶽偷偷點點頭。

仔細閱讀這些門規,楊秀明感覺到一種卑微。

藏神宗修士,看到這門規就知道過的其實並不好,真的可以用忍辱求生來概括。

張嶽忍不住罵道:“如此,修的什麼仙!”

傅夏涼說道:“冇有辦法,先天不足,可是明明有著太淵宗核心傳承,他們這麼做,什麼意思呢?”

楊秀明想了想說道:“篩選吧?

芸芸眾生,其實都是羊。

給機會,但是也是危機。

在此之中,如果靠自己發現太淵宗的秘密,那得是怎麼的天之驕子。

我們不算,我們依靠的是仙秦秘法,你想一想,如果冇有仙秦秘法,隻是靠自己,發現的這個秘密,這個傢夥得多可怕?”

傅夏涼點頭說道:“對,真的是可怕!”

楊秀明說道:“不管他們,我們修煉,先將藏神三法修煉圓滿,然後出去做個任務看看情況。

我要把我的家人都帶走,按照老傅發現的秘密,這裡遲早出大事。

楊秀明想了想,連接藏神總核,默默做出一個選擇,兌換血肉傀儡,代替自己。

頓時一道流光落下,楊秀明逼出一滴心血,和那流光融合,然後化作一個人形。

這人和楊秀明冇有什麼區彆,他向著楊秀明抱抱拳,和真人一樣,進入到紅塵法陣之中,替代楊秀明。

至此楊秀明的功勳都是消耗一光。

藏神總核可以兌換的功法,可不隻是藏神宗五個。

在這之下,赫然一大排……

北辰宗符法,血海宗血符法,太上感應宗尋礦術,重玄宗煉器法,冥王宗的粹器術,天機穀的陣法,乾坤教的傀儡術,食魔宗仙廚術,八神觀的養屍術,不死宗的煉屍法,聖甲宗元衣術,慈航寺的靈儲術,天目宗的靈窺術,大夢蒼天洞的靈夢術,竊運觀天宗的水鏡術,九幽鬼冥派的畫皮術,音魔宗的天音術,星宿宗的摘星術,丹霞宗的采霞術,神霄道的祭神術,道德宗的真言術,龍陽宗的斷袖術,神威宗的仙紋術,五毒宗的合蠱術,太白宗的仙酒術……

密密麻麻,數千種之多。

藏神宗弟子潛伏各個宗門,這麼多年下來,雖然各個傳承都由冥河誓言,但是還是偷出了不少傳承。

但是楊秀明冇有找到什麼戰鬥類的超凡道術,超神聖法。

不知道是故意冇有外放,還是偷出來也冇有用,所以冇有偷?

傅夏涼看著這一切,說道:

“藏神宗,雖然個人修為不行,但是很是精通藉助外物。

這些都是修為之外,可以提升實力的辦法。

我感覺,不比我們太上道少多少。

說完,他挨個檢視……

“都要功勳,不知道功勳好賺不好賺,如果好賺,我們先不要急於離開,這些不學白不學。

我們太上道生怕修士修煉不夠專心,學習這些知識,價格昂貴。

楊秀明點頭說道:“我去看看任務,都什麼活計。

他檢視任務,頓時一個個任務出現。

“宗門新進弟子任務,諸暨城修仙世家林家發生鼠患,需要有人清理,獎勵功勳一點。

“宗門新進弟子任務,諸暨城需要土木力士一人,需要十個工作日,獎勵功勳一點。

“宗門新進弟子任務,諸暨城城建下水係統,需要有修士清理,五個工作室,獎勵功勳一點。

都是一些土木工程,下水道清理之類的活計,楊秀明皺眉,冇有興趣。

“宗門新進弟子任務,參加李家坡坊市一年一度的築基期修士交易,偽裝成散修,不被人發現,獎勵功勳一點。

這個任務有時限的,想參加者,明天必須參加,過了明天,任務消失。

看起來這個任務很簡單啊,隻是去參加一次交易會,就有一點功勳。

楊秀明二話不說,立刻接下。

然後細節傳來。

李家坡坊市為散脩金丹真人李啟明建立,位於宗門之外三千五百裡李家坡,周圍千裡之內,最大的坊市,每隔一年舉行一次交易會。

三千五百裡外,楊秀明現在就得出發了。

他立刻申請執行任務,頓時得到指引。

順著指引,來到一處天梯處,又是爬了三百六十五階台階,穿過重重通道,過十二個大門,赫然前方一聲轟鳴,一個大門打開,陽光落下。

楊秀明長出一口氣,可算回到現實世界。

走出大門,這裡赫然是一個青樓旁門,後麵還有老鴇喊道:

“客官,下次再來啊。

看過去,四野一片樓閣,但是再無現代建築風格,全是類似古代建築。

白牆、綠樹、竹林、紅瓦、朱門、假山、流水、小橋、樓榭、亭閣、花台、異樹,高低錯落,景色優美……

楊秀明快步向著城外走去,這裡叫做諸暨城,位於神威宗掌握青州星域的一處偏僻小世界,屬於偏僻到極限的鄉下地方。

諸暨城大約有三十萬人生活,城裡三五個修仙小家族,有神威宗一處外院,在此每年為神威宗輸送小城人才。

整個城裡,最高境界,不過五個築基。

普通到了極限的人族小城,但是誰也冇有想到,這是神藏宗秘密山門所在之地。

在此地下,隱藏著神藏宗的內外兩重山門,還有紅塵法陣,生活著數億凡人。

楊秀明搖搖頭,離開了諸暨城,按照指引,快速向東而去。

接下任務,自有任務裝備,一件普通法袍,一件飛遁法器,還有一把二階神兵。

任務完成,這些必須上繳。

任務之中其他所得,那都是楊秀明自己的。

走到外麵,楊秀明使用飛遁法器,假裝了十幾次纔是禦空而起。

也不求什麼最大速度,直奔那個所謂的李家坡坊市而去。

三千五百裡可不近,楊秀明還不敢使出自己的最大飛遁之力,偽裝差不多的速度,飛了足足三個時辰,按照令牌指引,這纔到了那個李家坡坊市。

一路之上,楊秀明還遇到了三個修士。

都是直奔李家坡坊市而去,遙遙的互相看了一眼,冇有什麼接觸。

到了李家坡坊市,大約子夜時分,楊秀明心中狂喜。

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接觸其他修士,太上道的那不算,不知道這修士都什麼樣子。

降落李家坡坊市,自有巡夜修士迎了過來。

“道友,請了,到我李家坡坊市是否參加交易會?”

楊秀明一下子傻了。

久久冇有迴應,罵了一句。

對方一愣,什麼意思?這怎麼罵人呢!

到了這裡,楊秀明的戰職再也不受壓製。

在此,他外放自己的黑夜同化。

現在楊秀明的黑夜範圍,以他為圓心,已經達到直徑六裡範圍。

但是這一外放,猛然一震。

當初晉階為黑夜尊者之後,黑夜尊者的能力一直冇有顯示。

今天這一刻,終於爆發。

楊秀明的黑夜範圍,頓時提升,從六裡一下子變成了十裡。

而且黑夜同化感應豁然加強,他的黑夜範圍更是黑暗。

他的黑夜摯友,死亡騎士們,幽魂女妖們,全部實力提升,至少三成。

然後是楊秀明的隻手遮天,一下子變成一天九次,每次三十息。

就此黑夜尊者的特殊能力,還冇有覺醒。

在此黑夜範圍之中,楊秀明赫然發現整個李家坡上下所有人,包括那所謂的金丹真人,身上都有一種陰沉氣息。

當初他就是靠此氣息發現的藏神宗修士。

在藏神宗之內,也有這個規則,他們也不懂為什麼上尊修士可以感覺到這個什麼陰暗氣,還號召多焚香,多喝酒,各種掩飾。

滿坊市都是這陰暗氣息,這代表,整個李家坡坊市,上上下下,都是藏神宗修士。

大家不是像楊秀明過來做任務的,就是在此裝路人,配合其他人做任務。

這就是一個大型過家家,你糊弄我,我糊弄你,你知道我糊弄你,我知道你糊弄我。

楊秀明萬分無語,忍不住罵了一句。

不過想一想,這纔是正常,藏神宗說到底乃是左道宗門,豈能就小小一個諸暨城?

可以說周圍十萬裡,都是他們的地盤。

宗門修士,不是楊秀明這種,剛剛紅塵法陣出來的,不這麼操練,出門就被髮現。

所以這纔是正常,大型戲場,大家一起演!

楊秀明無語說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罵你,有感而發。

“我來參加交易會的!”

“道友,還請公示你的身份。

按照正常,楊秀明應該說自己為諸暨城修士。

但是楊秀明想了想,傲然說道:

“出乎太無之先,起乎無極之源,終乎無終,窮乎無窮。

這就不按套路出牌了,一下子對麵傻了!

按照修仙界規矩,這是報出詩號,但是對麵修士,哪懂這個。

楊秀明看著他,傲然說道:

“我乃上尊太上道修士……

楊秀明是也!”

“今日到神威宗做客,路過貴地,看此地人潮湧動,到此看看。

話語傲然,卻又不傲不嬌。

你們這麼愛玩,我就陪你們玩。

至於宗門詩號,在藏神宗山門之中,都有介紹。

那對麵修士立刻低頭,說道:

“前輩,您先等一下,我去喊我師父!”

把他整不會了,去找師父。

楊秀明微笑說道:“善!”

修士急忙後退,然後好像整個坊市炸了一樣,燈火通明,人潮湧動。

有一老修士,緩緩飛來,金丹境界。

正是開辟李家坡坊市的李啟明。

但是楊秀明皺眉,一股陰暗氣,還是藏神宗弟子。

“見過楊秀明道友,我乃李啟明。

說實話,李啟明不相信楊秀明是什麼上尊弟子,還太上道呢,扯什麼犢子!

楊秀明看著他,臉色冰冷,其實這一刻,楊秀明已經換了傅夏涼。

傅夏涼不必演,他的一舉一動,就是太上道風華。

在傅夏涼的目光下,李啟明不由的心驚肉跳。

開始的不相信,漸漸的變成了相信,這就是路過的真正太上道弟子啊!

想到太上道的總總可怕,自己這坊市所有人加起來,不夠人家一口氣的,生死在眼前……

漸漸的李啟明開始冒汗,臉色發白。

突然楊秀明一笑,說道:

“見過李啟明道友,善!”

李啟明頓時長出一口氣,活下來了……

他急忙說道:

“楊秀明道友,快快請進,坊市之內,已經為道友設宴。

李啟明小心的將楊秀明引入坊市之中。

準備好了酒菜,各種靈食,甚至還有舞姬。

在此楊秀明賓主落座,接受對方熱情招待。

這纔有點意思,不然苦哈哈的折騰什麼。

反正大家都是演的,冇有什麼可怕的。

賓主落座,楊秀明不苟言笑,卻又待人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。

所有人都是開始有點懷疑,但是交談幾句,就是無比的尊敬。

這絕對是上尊弟子,大派風範。

李啟明也是入戲,很難得有此機會,接待上尊大派弟子,還是太上道的真修。

這一晚酒宴,賓主儘歡。

第二天開始交易會,李啟明萬分恭敬,將楊秀明引入會場。

在場一共五十八個築基真修,分賓主落座,楊秀明自然坐在主位。

這些人,都是開始了自己的表演。

有人一副狗腿模樣,溜鬚拍馬,有人裝出傲氣,不搭不理,有人好像什麼都不在意,其實萬分小心。

李啟明則是陪著楊秀明,在此舉行築基交易會。

各路修士,紛紛拿出自己的物品,開始交易。

有人取出一個頭顱骨,這頭顱骨所有骨骼潔白如玉,散發奇異元能,細細感覺乃是炎能,看過去不是人的骷髏,有著巨大的尖喙,應該是一個鳥頭!

“此乃神威宗傳出寶物,妖魔離鸞族強者的頭顱,此妖魔被神威大能斬殺,頭顱斬做為戰利品繳獲。

此頭顱骨中蘊含無儘元能,具有毀天滅地之能,築基修士煉化,境界至少提升一層。

好了,這離鸞頭顱骨最低價五百靈石,每一次加價五十靈石,開始拍賣!”

“五百五!”

“六百!”

……

最後被一個築基修士,以一千三百靈石買走。

楊秀明微笑的看著。

又是有人拿出一個寶物……

你番上場,我來賣,一個跟著一個,在此各自表演。

有時候,有人為了爭奪一個寶物,爭的麵紅耳赤。

楊秀明坐在那裡,一動不動。

他冇有靈石一個買不起……

所以高人狀,好像看不起這些寶物。

這樣反倒讓眾人讚歎,不愧是上尊大派弟子,個個有錢,人人富翁,自己這鄉下東西,看不起纔是正常。

在場眾人,都是變得佩服,敬畏。

如果傅夏涼知道他們所想,會留下無助的眼淚!

交易會舉行一半,楊秀明想了想,自己在此傻坐著乾什麼。

差不多就得了,回宗門吧。

他豁然而起,向著李啟明行禮,說道:“李道友,我還有事,前往神威宗,我先走一步!”

李啟明立刻恭送,足足送出城外十裡,這才告辭。

最後分彆的時候,李啟明小心送過去一個儲物袋。

楊秀明微笑接過去,裡麵赫然八百靈石,好有錢啊!

至此楊秀明離開,迴歸宗門。

等到楊秀明走遠,在場眾人也不再交易,開始小心討論。

“真是上尊弟子,氣勢威嚴。

“你說他一個人能把我們都殺了不?”

“我不信,咋地我們也能逃出去一二人!”

這時候李啟明歸來,看著眾人,突然說道:“他走了,冇有發現我們的異常!”

頓時,大殿裡麵歡聲四起,都是歡呼起來,充滿了快樂的氣息。

而在遙遠虛空,有人傻傻的看著,然後也是轟然大笑。

“這小子有點意思!”

“再給他試煉一下。

“這是天生貴種啊,可算出一個好玩的。

楊秀明則是迴歸諸暨城。

出去轉一圈,八百靈石,還真彆說這任務有點意思。

回到諸暨城,還是那個青樓,進入之後,在老鴇的歡迎之中:

“客官來了,快請,裡麵小桃紅想死你了!”

進入到地下大殿。

來到那內門大殿,楊秀明過來交任務。

“神藏宗內門弟子無果,完成築基交易會,哄騙眾生,效果極佳,特此重獎三個功勳!”

不但任務完成,還重獎……

楊秀明哈哈大笑,這比以前打打殺殺有意思多了。

想了想,他說道:

“以後不要叫我無果了!”

“請重新命名!”

“大丈夫,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我就是楊秀明!”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